• 前沿動態

吉林快三

2017-05-07李念袁琭璐楊樂文彙講堂


編saying


昨天(5月6日)下午,中國极地研究中心主任杨惠根、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杨剑做客文彙講堂人文解读“四大未知疆域”(太空极地深海网络)系列讲座之二《南极VS北极:冰世界的中國梦》,分别主讲《南极洲,中國登陆之后》与《北极圈:中國的起点与命运共同体》。此外,讲堂还特邀沪上极地研究机构的学者代表、由作家、导演、戏剧家组成的艺术家队列和探险者共同参与极地讲座。


現場,三百余名聽衆彙聚一堂,社會科學學者與自然科學家的默契配合、中國極地人勇于挑戰攻克難關的精神,一次又一次地贏得了聽衆的熱烈掌聲。兩位嘉賓除了回答現場聽友提問外,還將在今天(5月7日)晚上7點30分到8點在微信互動群繼續解答大家的提問。


今奉上現場互動及講座前“極地人”圓桌交流精要,以供聽衆先睹爲快,兩楊(洋)對話將在周一的對話精華版中與大家見面。


講座前“極地人”圓桌交流——

我們的極地緣:只有開始,沒有結束



學者們說:部分極地研究機構代表


晚而後發:各有側重 各有突破



傅崐成 廈門大學南海研究院院长


廈門大學南海研究院並非只研究南海問題。對于海洋法領域內所有涉及的問題,深海、大洋、極地都很關注。目前在北極航路研究上頗有特色,16年前就已有所關注。我們認爲,在解決南海問題的同時,極地的各種政治、法律、經濟、漁業、礦産與環保問題,都和南海問題息息相關,互有借鑒的意義。在南海問題上,要展現出以服務代替領導的立場,形成理想的區域管理制度,進一步地影響極地的管理模式,最終造福中國人,造福地球人。


张侠  中國極地研究中心戰略研究室主任

我們中心原來的任務是做極地的自然科學研究,在10年前,發生了俄羅斯北冰洋洋底插旗事件後,我們意識到極地研究需要有人文社會科學的融入,作爲國家唯一的極地考察機構,必須有這個戰略布局,因此,2009年正式成立了戰略研究室。從2011年開始,我們重點聚焦極地地緣政治領域的研究


张耀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海洋和极地研究中心主任

對于極地的研究,國研院在2008年之際就有所涉及,團隊正式搭建是在2012年。目前的重點有兩大塊,一是極地治理,研究者都具有法學背景,手頭有兩個相關的國家項目;另一塊是極地外交,近年來較多關注域外國家對北極治理的參與和互相合作,特別是亞洲國家的北極政策及其北極合作問題。


蘇平同濟大學極地與海洋國際問題研究中心講師

同濟大學的極地與海洋研究中心建立于2009年,重點關注三個領域。一是北極的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未來幾年側重北極海權和核態勢;二是北極原住民研究,未來幾年將與北極治理結合;三是北極外交,未來幾年側重科技外交和北極機制。


秦倩 复旦大学国关学院极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我們在合作平台上開始參與極地專項。2011年,配合“十二五”規劃,我們做了5年南極地緣政治和法律的研究,接著的“十三五”規劃中,將繼續年的滚动。对重要大国的南极战略研究是我们的特色,同时,我们希望研究能为中國参与南极治理找出可参照模式。


藝術家們說:電影導演、舞劇策劃、作家


極地冰雪讓藝術再度沸騰和升華



吴有音  作家、导演,《南極絕戀》导演、编剧

南極絕戀有小说和电影,讲述了在冰冷的世界里发生的充满温情、接地气的故事,这是我创作的动力。小说新版今年四月已经发行,因为读者极为喜爱而销量出乎预料,第二天出版方就决定加印。这是首部在南极拍摄的电影,即将与观众见面,这也是中國南极长城站建站以来,第一次接待的拍摄队伍,我们和长城站的越冬队员同吃同住,在艰苦的环境中,完成了拍摄。現在,我很希望能去北極寫下一步電影。在極地,是能讓身體和靈魂都得到洗滌的。


韓生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中國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多媒体舞蹈诗《极境》总策划/艺术总监

2009年,我們和南極結緣學院與極地中心和科協聯合出品,創排了多媒體舞蹈詩《極境》。極地科學家的事迹與精神感動,主創人員“含著眼淚”進行創作。作品在2010年獲得上海“科技藝術創新獎”。舞蹈詩有繼續深化提升的空間,原計劃組織編舞、作曲、領舞、設計等主創去極地體驗生活和修改提高,打造“2.0版”,並考慮和專業院團合作。排演給了我們三個啓示:1、全球意識和環境意識,2,極地科學的大國地位和民族自豪與自信,3,責任意識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全民自覺意識。



韓生總策劃的新媒體舞蹈詩《極境》片段



周励  南极北极探险爱好者、旅美作家,《曼哈顿的中國女人》作者

我本人去過四次南北極旅遊和探險。2013年、2016年我分别在北纬81度斯瓦尔巴群岛、北纬90度北极点跳入北冰洋冰泳,海水苦咸,冰寒刺骨,我体会到泰坦尼克号遇难者生命的最后瞬间。2013年我曾写过报告文学《极光照耀雪龙英雄》刊登于美国《侨报》,向海外侨胞介绍中國科考大国崛起和感天动地的“南极精神”。我下一步计划要去南极点追梦,寻找百年前探险英雄阿蒙森和罗伯特·斯科特的足迹。

  


探險者說


九死一生與有榮焉



徐霞兴 资深南极科考队员,获国家海洋局三等功2次,南极冰海沉车成功脱险第一人

我1990年加入中國极地研究中心。一共参加了七次南极科考,在南极考察时间累计5年4个月。第25次南极科考中,我经历了九死一生,我駕駛的雪地車掉入了冰海裂縫,危急中,我迅速打開門移窗,利用沖進車內的海水壓力,奮力推開頂窗逃生。後來被當時的領隊楊惠根喻爲“自救英雄”。在第21次南极考察中,中國成功登顶南极内陆冰盖最高点,我是其中十二名队员之一。現在,我已經退休,但還經常在大專院校做些南極科考的科普講座。極地需要更多的年輕人獻身其中,我也爲自己的極地生涯而自豪。

整編:李念


現場互動



難忘經曆:觀測極光卻無法解釋、看到隊員掉冰海


上海科技大學生物學博士生張钰:我之前參加過兩次高原無人區科考,想請問在您多次極地科考的經曆中有哪些最難忘?

  

楊惠根:因爲參加科考次數很多,所以,難忘的經曆也很多。一類是科學上的,我第一次是去日本的南極昭和站越冬觀測極光,觀察到了很多現象、發現很多問題,但以我當時所學的知識難以解釋和解決,感到很受沖擊。另一類是科考的經曆,我在擔任第25次南极科考队领队时,看到我们的战友中山站站长徐霞兴开着的雪地車沉入冰海,那种揪心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这样的镜头定格在心,以后也时常浮现在眼。


青藏高原凍土難題的克服可供南極和北極借鑒


生物制藥公司的研發人員李文凱:在南北兩極和被譽爲第三極青藏高原之間的研究在政治、經濟等方面有什麽聯系嗎?哪些方面可以互鑒?


楊惠根:南北兩極和第三極青藏高原的性質在科學上是非常不同的,南北兩極是高緯度,青藏高原是高海拔,相同的就是這三極的溫度都低于零度,水都變成了冰或雪以固體形態存在,都易受氣候升溫變化的影響。

  

楊劍:在气候变化上,的确像冰川的退缩,冻土的融解都会对气候带来问题。而中國在青藏公园冻土地区的开发技术可以贡献给北极的和平利用,例如青藏铁路的修建克服了冻土地带的难题并实现了对区域动物藏羚羊保护。在未来北极的开发中也存在着冻土难题,因此,相关技术是这三极科考、开发过程中必不可少的。


中國有责任参与北极事务,权益受限具有合理性


同濟大學政治與國際關系學院研究生項仁波:在北极事务中,北极国家对中國的期待与中國自身的定位是否有冲突?

  

楊劍:2013年中國被批准成为北极理事会的正式观察国,北极国家更对中國的北极科考成果分享有期待,同时期望我们为北极治理承担多一些责任、贡献多一份力量。与此同时,因为地缘关系,他们对于域外国家的参与和权利也设置了限制。这种期待是合理的,这些限制也是可以理解的。有为才有位。中國已经发展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又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國是北极事务重要的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的身份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北极国家的认可。通过科技外交和知识贡献我们可以持续增强我们在北极事务中的重要性,通过参与治理规则的制定将中國的利益融入全人类在北极的共同利益。 


開發兩極中,可以通過技術降低對環境的破壞


上汽大衆翻譯項玮您鼓励企业进驻南北极和平利用,一旦进入必有破坏,彼此是否矛盾?中國参与北极开发有否时间表?

  

楊劍:掌握經濟開發和環境保護這個“天平”在人類的發展過程中一直存在。经济的发展会产生一定的环境代价,但也不能一味保护环境放弃发展,资源有限的人类毕竟还需要发展,这需要在过程中平衡,人类可以通过技术的升级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在两极开发中我们面临的是环境和技术的制约,突破这两个屏障,我国的极地开发技术将会有一个质的飞跃。北极国家都是发达国家,也是法治国家,目前我国企业进驻北极,对于企业走出去提升全球竞争力是一次很好的锻炼。中國在北极的企业并不多,不论是技术问题、合作中的法律问题、资源开采中的环境问题都还处在体验阶段。

  

楊惠根:北极环境的变化既受当地经济发展的影响也受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是两者相互作用的结果。北极环境气候变化也具有全球影响,如电影《后天》描述的北极海洋输送带断裂所引起的气候灾难也是全球性的,需要各个国家共同承受。所以中國虽不是北极理事会成员国但中國也是北极的利益攸关方。北极政策的制定需要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相结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赋予各国北冰洋自由通航的权利,我们既有合理地利用北极的权利,也有科学探索认知、为保护北极自然和环境做贡献的义务。


北極航道如開通,會爲“一帶一路”錦上添花


老三屆知青羅德華:北極航道的開通對“一帶一路”的影響是削弱還是互補?

  

楊劍:“一帶一路”是我國的大戰略,既有經濟意義也有政治含義。利用北極航道是許多北極國家和近北極國家的期待。北極國家都是全球重要的海洋國家,因此“一帶一路与北极航道的开通的对接无疑会给中國和这一地区的人民带来新的经济机会,可以为“一帶一路”錦上添花,特别是对于北极国家,今后完全有可能开创“一帶一路”+N模式,分享中國经济发展的快车带来的福利。


成才分享:找對方向非常重要


上海石油化工研究院周繼鵬:您是從工科起步現在成爲國際問題的專家,我現在也是一名工科學生,所以您能否分享一下成功經驗?

  

楊劍:我不是成功者。我沒有很大追求,從20多歲就認爲自己不是曆史的創造者而是觀察者,不像楊惠根主任就是曆史的創造者,在南極從無到有地建造了南極科考站。學國際關系專業並成爲智庫的成員讓我們有機會與國家同步發展,站在國家發展的前沿感受國家面臨的國際關系問題,網絡、外空、極地這些新問題和新研究都來自于國家的需求。就像我站在雪龍號上既可以看前面的風景,又可以預測有沒有風險,這個感覺真的很好。另外我也跟決策者靠近,就像在輪船上靠近駕駛艙,靠近掌舵人,能夠知道決策者的思考,能夠把握下一步的發展方向。

  

楊惠根:其實做好任何事情都重在思想,楊劍院長從幹具體的工作上升到思想的星空,非常可佩。正確的道路選擇最重要,只有正確的方向才能到達預定的目標。極地戰略研究爲我們極地科學研究也指明前進的方向。


北極的海冰變化無法准確預測,亟需加大綜合力度


咨詢公司工程師王勇:您提到兩極有相同的研究內容,北極因爲它特定的地理和政治環境,其研究的進展比不過它變化的速度。那麽北極除了巨大變化之外,有沒有自己獨特的研究內容和影響?

  

楊惠根:我們現在已經進入了航天時代,地球是一個整體,研究南極問題和北極問題密不可分,當然兩者之間也存在著極大的差異。南極洲被海洋所包圍,是一塊有著1400萬平方公裏的大冰蓋,所以相比北極,其氣候變化相對穩定一些。另一個基本特征,南極是一個冰蓋,太陽輻射能量大部分被南極冰蓋反射回到太空,所以南極氣溫比北極平均要低20度以上。

  

而北極地區因爲主要構成是北冰洋,北極海洋能夠大量吸收太陽光輻射能,又有著大西洋暖流的流入,因此其氣候變暖速度非常快,大約是全球氣候變暖速度的兩倍。2007年北極海冰退縮,形成了有史以來北極海冰覆蓋範圍的第一個最低紀錄,但全世界所有的海冰模型預測的海冰退縮速度都沒有實際變化快,而北極的快速變化不僅限于海冰,目前的問題是北極研究産生知識的速度已經遠遠跟不上氣候變化速度,跟不上北極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和政策制定的實際需求,這需要全人類的政治、經濟、社會和科技等各方面對北極研究的支持。


科學家在極夜時同樣需要工作但更知曉太陽的珍貴


闵行區實驗小學學生匡子衡:極夜就看不到太陽,那麽科學家在極夜的時候除了睡覺還可以幹什麽?


楊惠根:我想跟你說,在極夜的極地考察工作者除了睡覺還要工作和學習,考察站上二十來個考察隊員需要把一座小鎮一樣的科學考察站運轉起來,這裏有發電廠、供電、上下水、垃圾處理、食堂、醫院、通信、公路交通、各種車輛和機械裝備的運行管理,科學家們要進行科學觀測和調查工作,工作和生活也很繁忙,雖然沒有太陽,人們仍需要堅持正常作息。曾有一篇文章介紹說,“醒來看到表上顯示是11點,但不知道是白天11點還是晚上11點”,這是蠻真實的描述。


在極夜有絢麗的極光,如果在地理緯度合適的地方還能看到非常壯麗的朝霞和晚霞、透徹的藍天、純紅的霞光,這是人間最美妙的景象。漫長極夜的黑暗裏你才會感受到對太陽的渴望,極夜之後的第一縷曙光會帶給你無限的感動。


雪龍號第一次完成了北極中央航道的穿越


中遠海公司王文濤:我非常关心北方海航路的航道问题,第五次北极科考“雪龍號”回程时为何中途改变了航程?是因为政治、环境还是其他原因?

  

楊惠根:中國第五次北极考察时,我当时在雪龙船上担任考察队领队,我们的计划是沿着东北航道去也沿着东北航道回,走东北航道需要支付俄罗斯领航费用。在从大西洋返回的航程中,我们实际也申请了经东北航道返回,但我们在现场根据实际冰情,努力使雪龙船尽可能往北穿插,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无害通过规则,我们在斯瓦尔巴群岛和法兰士约瑟夫群岛以北12海裏外航行,因此,雪龍船完成了曆史上北極中央航道的首次穿越航行。這次航行中,我們也曾嘗試到北極點考察,但由于北冰洋中心區的冰情和雪龍船有限的破冰能力,留下了沒能登頂北極點的遺憾。


坐輪椅也可以去北極某些國家和群島


研究機構工作人員邵健明:我因爲健康原因必須要坐輪椅,所以想請問如果我也想去北極生活,硬件條件(比如有坡道)和軟件條件可以實現嗎?

  

楊惠根:进入北极圈以内就可算进入北极了,以您目前的情形到北极黄河站可能还会有困难,但如果到北极斯瓦巴群岛首府龙羊坪是可以的,那里有商业航线直接抵达,另外如果您去冰岛、阿拉斯加、挪威等北极城市也是完全可以的。坐轮椅能否坐邮轮去北冰洋,有关情况我不是很熟悉,但是,有志者事竟成,我相信, 如果您真的想去,肯定会有办法克服困难,实现梦想。


中國在南极游客名列世界第三


華師大地理專業學生梁逸素:極地旅遊業的發展趨勢及旅遊業發展可能對當地生態環境有什麽影響?

  

楊劍:极地旅游已经成为我们国内旅游的一个时尚潮流,中國在南极的游客量已经排到了世界游客第三位。极地旅游是很好的人生体验,除了欣赏极地独一无二的美景之外,也是一个了解极地环境保护和应对气候变化意义的好机会。把极地的美和人类生存环境结合起来,让人美感受到极地的震撼之美,对气候变化和保护地球有更全面的认识。

(整編:杨乐 袁琭璐 李念)



原文來源:http://mp.weixin.qq.com/s/VHV8J3Vzl4qbAwUMJ1oSPg

  










點擊次數:349 發布時間:2017-05-08打印】【關閉